Theo

喜欢就拍。

“我就拍张照片。”

“发快手吗?”

“不是不是”

“你们是要回收这些棉被吗?”

“对”

——个人觉得这张照片很好看,一瞬间成像。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拍什么样的照片才算好看。拍人再漂亮的人也会被我拍丑,拍物我也不一定能拍得好看,抓拍我又没有其他人的观察力度敏锐。

吃完饭回到图书馆,看到旁边这个同学放在桌子上的这个大猩猩。高中的时候,我曾经送给我其中一个同桌一个同样的大猩猩。我记得那天下午,买完这个类似的大猩猩和另外一个玩偶礼物,坐上回家的公交车,我问旁边的小朋友更喜欢哪个礼物?小朋友说更喜欢另外一个。其实我更喜欢这个大猩猩,因为它丑得可爱。后来的后来的后来的后来,我跟收到这两份礼物的两个人都闹僵了,没有过交流,因为只有相处后才知道是否喜欢。

图书馆里有人讲话真的是很烦。🙃
我说“认识的玩儿得好的人不能够在图书馆内坐在一起,不然就忍不住会讲话。我自己肯定会这样,因为我忍不住,所以就没怎么和朋友一起来图书馆了。”
Right now 那个男生在给那个女生讲题。叽里呱啦。

用手机拉进了拍总觉得有噪点,很不喜欢,现在看看有一种独特的感觉。

转身